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刑事辩护律师谈“水客”以“蚂蚁搬家”方式走私罪的辩护思路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9日 广州资深刑事大律师  Tags: 实施,行政处罚,认定,犯罪,刑法
  【走私罪案件背景】
  2015年7月,深圳海关查获一宗“水客”以“蚂蚁搬家”方式走私夹带两个限量版爱马仕女包入境的违法案件。据携带者交代,如果名牌包能顺利过关,会被送到福田区某奢侈品销售门店,交给货主售卖牟利。
  该走私团伙组织严密,由内地货主雇用海外专业买手在全球各地采购国际名牌奢侈品,通过快递邮寄至香港的仓库后,再通过专业走私团伙,组织“水客”混迹在数十万入境人流中,用“蚂蚁搬家”少量多次的方式,将货物走私入境,再通过设立在各大城市繁华地带的豪华门店或网络电商渠道在内地销售。走私团伙雇用的“水客”多是年轻貌美、打扮时尚的80后、90后女性,从外表看与奢侈品的消费层次较为吻合,很难让人将其与“蚂蚁搬家”赚取代工费的走私行为联系在一起。
  深圳海关缉私部门掌握的证据显示,两家涉案公司销售爱马仕、PRADA等一线品牌奢侈品6000余件,涉案货物价值超过3.6亿元人民币。
  【刑事辩护律师对本案的法律分析】
  上述案件是典型的水客走私水货的行为。何谓“水客”粤港台等地区将沿海的走私活动称为“走水”,而进行走私的贩私者则被称为“水客”,所涉及的私货就是“水货”。特点是其多次通过以客带货的方式从无申报通道携带货物入境,并对携带入境的物品进行销售牟利,其行为涉嫌走私普通货物罪。这种“蚂蚁搬家”式的走私行为,水客“境外发货——口岸水客带货——内地货主收货”的“蚂蚁搬家”式通关链条,涉及走私犯罪的行为仅从过关运输开始。
  为什么这种行为会被法律所规制呢
  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查局关于如何认定伪报贸易性质问题的批复》指出:《刑法》条文中关于走私犯罪罪状的表述省略了对“走私”的行为方式、特征的揭示,关于逃避海关监管构成走私行为的表现形式,需要依据《海关法》以及相关的海关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认定。可见,司法实践中认定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涉及相关海关行政法规的引用。
  我国《海关法》第82条 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条例》第7条规定有绕关、通关、闯关走私,后续走私,间接走私行为。其中通关走私法律法规明文规定指: 经过设立海关的地点,以藏匿、伪装、瞒报、伪报或者其他方式逃避海关监管,运输、携带、邮寄国家禁止或者限制进境的货物、物品或者依法应当缴纳税款的货物、物品进出境的。
  《海关总署关于进境旅客所携行李物品验放标准有关事宜(2010年第54号) 公告》第1 条规定: 进境居民旅客携带在境外获取的个人自用进境物品,总值在5000元人民币以内的,海关予以免税放行。
  可见,上述“水客”以“蚂蚁搬家”方式走私夹带限量版爱马仕女包入境,属于瞒报、伪报自用物品,故意不缴纳海关关税,逃避海关监管,偷逃应缴税款,因而涉嫌走私行为。类似的案件有空姐海外代购案。
  【刑事辩护律师谈本案的辩护要点】
  一、偷逃应缴税额不足十万元,90后女性“水客”可能无罪
  走私团伙雇用的“水客”多是年轻貌美、打扮时尚的80后、90后女性,由于只是被教唆参与走私,一般情况他们只对自己实施的行为负责。例如90后美女“小花”,走私夹带两个限量版爱马仕女包,如果她之前没有因走私而受到行政处罚的,那么只能按照其本次涉嫌走私的的两个限量版爱马仕女包应缴纳的税额进行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0号第十六条的规定,自然人走私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额的起刑点是10万,那么90后小花涉嫌偷逃应缴税额应是低于10万,故只能进行行政处罚。
  但是,假如小花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则仍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里的“一年内”,以因走私第一次受到行政处罚的生效之日与“又走私”行为实施之日的时间间隔计算确定;“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的走私行为,包括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以及其他货物、物品;“又走私”行为仅指走私普通货物、物品。此外,如果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则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
  二、两家涉案公司可评价为单位犯罪主体
  如果两家涉案公司符合单位犯罪主体要件,则对于涉案的当事人所面临的罪刑可能相对减轻,原因是根据法释〔2014〕10号的规定,单位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偷逃应缴税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才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而个人犯走私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偷逃应缴税额在二百五十万元以上,才是“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方与“情节特别严重”相当,这说明单位犯罪的起刑点和刑罚升格条件要比自然人犯罪的高。另一方面,走私单位犯罪实行的是并罚制(既处罚单位,也处罚行为人),在对单位判处刑罚时,相当于分担了行为人的部分罪责。
  三、偷逃应缴税额的认定
  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的“应缴税额”,包括进出口货物、物品应当缴纳的进出口关税和进口环节海关代征税的税额。应缴税额以走私行为实施时的税则、税率、汇率和完税价格计算;多次走私的,以每次走私行为实施时的税则、税率、汇率和完税价格逐票计算;走私行为实施时间不能确定的,以案发时的税则、税率、汇率和完税价格计算。对于偷逃税额的计算,应注意审查走私案件管辖地海关出具的核定证明书,辩护人对核定证明书有异议的,可以向经办的公检法机关提出重新核定申请。
  报道中两家涉案公司销售爱马仕、PRADA等一线品牌奢侈品6000余件,涉案货物价值超过3.6亿元人民币。这个只是涉案货物价值,并不能就此认定为走私的数额,而是应该根据相应的税则、税率、汇率和完税价格计算出应缴的税额才能认定为走私的数额。
  四、有利的情节问题
  《刑法》中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情节有认罪态度、悔罪态度、从犯、坦白、自首、立功、初犯、偶犯、犯罪未遂等。
  (作者广州盈科刑事部郑泳彬供稿,广州盈科刑事部副主任金鑫整理)


All Right Reserved 广州资深刑事大律师
Copyright @2013-2013 版权所有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友情链接
广州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广州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广州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广州走私犯罪辩护律师广州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广州资深刑事大律师广州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广州辩护律师广州刑事律师广州贩毒律师广州申诉律师广州会见律师广州刑法律师广州刑辩律师广州诉讼律师广州执行律师广州毒品律师广州死刑律师广州刑辩律师广州刑案律师广州缓刑律师广州犯罪律师广州受贿律师广州走私律师广州诈骗律师广州绑架罪律师广州赌博罪律师广州抢夺罪律师广州看守所律师广州找刑辩律师广州请刑事律师广州渎职罪律师广州抢劫罪律师广州毒品案律师广州偷窃罪律师广州虐待罪律师广州遗弃罪律师广州找刑事律师广州刑辩大律师广州刑事全律师广州诈骗罪律师广州贩毒罪律师广州诽谤罪律师广州走私罪律师广州伪证罪律师广州偷税罪律师广州洗钱罪律师广州行贿罪律师广州盗窃罪律师广州贪污罪律师广州受贿罪律师广州虐童案律师广州反欺诈律师广州刑事大律师广州失职罪律师广州侵占罪律师广州斗殴罪律师广州间谍罪律师广州强奸罪律师广州好刑事律师广州刑事请律师广州刑事案律师广州爆炸罪律师广州放火罪律师广州套路贷律师广州失火罪律师广州猥亵罪律师广州刑事网律师广州刑事辩护律师广州著名刑事律师广州被诽谤师律师广州刑辩找律师广州刑事诉讼律师广州刑事案件律师广州刑事咨询律师广州刑事拘留律师广州酒驾犯罪律师广州死刑辩护律师广州职务犯罪律师广州资深刑辩律师广州网络诈骗律师广州走私犯罪律师广州优秀辩护律师广州贪污辩护律师广州诉讼刑事律师广州协议刑事律师广州诈骗案件律师广州缓刑辩护律师广州刑事自诉律师广州知名刑事律师广州走私案件律师广州绑架犯罪律师广州合同诈骗律师广州集资犯罪律师广州专业刑事律师广州刑事专业律师广州无罪辩护律师广州人口犯罪律师广州贩毒案件律师广州毒品犯罪律师广州经济犯罪律师广州刑事犯罪律师广州资深刑案律师广州刑事和解律师广州取保候审律师广州行政复议律师广州刑事上诉律师广州保外就医律师广州不起诉刑事律师广州取保候审律师广州诈骗罪辩护律师广州法院执行律师广州刑事侦查律师广州刑事处罚律师广州有罪辩护律师广州非罪辩护律师广州法庭抗辩律师广州环保犯罪律师广州药品犯罪律师广州期货诈骗律师广州网络诽谤律师广州证券犯罪律师广州刑事侦缉律师广州优秀刑事律师广州再审案件律师广州现货诈骗律师广州电信诈骗律师广州死刑复核律师广州诈骗诉讼律师广州经济诈骗律师广州死刑上诉律师广州金融犯罪律师广州集资诈骗律师广州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毒品刑事律师广州毒品辩护律师广州刑事申诉律师广州毒品案件律师广州毒品走私律师广州毒品专业律师广州重大刑事律师广州资深刑事律师广州刑事会见律师广州贪污贿赂律师广州经济刑事律师广州诈骗辩护律师广州资深辩护律师广州看守所请律师广州刑事在线律师广州刑事程序律师广州贪污犯罪律师广州单位犯罪律师广州网络犯罪律师广州海关偷税律师广州海关漏税律师广州海关犯罪律师广州强制执行律师广州非法经营罪辩护律师广州猥亵儿童罪辩护律师广州故意伤人案辩护律师广州危险驾驶罪辩护律师广州酒后驾车被抓找律师广州过失致人重伤罪律师广州过失致人死亡罪律师广州非法出售发票罪律师广州侵害商业秘密罪律师广州故意损害财产罪律师广州非法吸收存款罪律师广州开设赌场被抓找律师广州组织淫秽表演罪律师广州协助组织卖淫罪律师广州破坏监管秩序罪律师广州扰乱法庭秩序罪律师广州组织考试作弊罪律师广州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广州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的贩毒辩护律师广州抢劫罪量刑标准律师广州侵犯通信自由罪律师广州非法侵入住宅罪律师广州破坏电力设备罪律师广州破坏交通设施罪律师广州破坏交通工具罪律师广州犯罪所得收益罪律师广州泄露公司机密罪律师广州食品监管渎职罪律师广州伪造票据罪律师律师广州过失损毁文物罪律师广州赌博罪辩护律师律师广州盗用身份证件罪律律师广州重大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广州毒品犯罪案件辩护律师广州专业重大刑事辩护律师广州经济犯罪辩护专业律师广州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律师广州贪污受贿案件辩护律师广州贪污受贿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二审再审刑事律师广州贩卖制造运输毒品律师广州刑事案件二审费用律师广州刑事案件代理律师广州专业刑事犯罪辩护律师广州经济诈骗案件辩护律师广州刑事案件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故意伤害犯罪辩护律师广州网络诈骗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贪污贿赂犯罪律师广州刑事案件立案标准律师广州刑事案件开庭程序律师广州未成年人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广州刑事案件辩护专业律师广州重大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刑事法医鉴定律师广州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州走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州金融诈骗刑事辩护律师广州取保缓刑刑事辩护律师广州专门处理职务犯罪律师广州故意杀人犯罪辩护律师广州重大疑难案件咨询律师广州刑事重大疑难案件律师广州法院重大疑难案件律师广州重大疑难案件代理律师广州重大疑难案件专业律师广州刑事和解刑事自诉律师广州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律师广州职务侵占取保候审律师广州建筑工程合同诈骗律师广州走私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涉黑案件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毒品案件犯罪辩护律师广州重大贿赂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毒品犯罪免死辩护律师广州刑事法律风险防控律师广州争取减刑缓刑辩护律师广州高管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信用卡诈骗罪辩护律师广州刑事案件一审辩护律师广州刑事案件上诉二审律师广州刑事案件申诉再审律师广州取保候审保外就医律师广州打黑扫黑除恶辩护律师广州网络电信诈骗辩护律师广州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律师广州走私职务犯罪律师广州企业高管人员犯罪律师广州刑事案件专业辩护律师广州专业刑事拘留辩护律师广州非法集资犯罪辩护律师广州转化型抢劫罪辩护律师广州知识产权犯罪辩护律师广州盗窃诈骗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抢劫强奸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死刑复核案件辩护律师广州刑事犯罪辩护专业律师广州诈骗犯罪拘留辩护律师广州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律师广州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律师广州转化型抢劫罪辩护词律师广州刑事辩护找广州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律师广州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律师广州过失损坏交通工具罪律师广州贪污贿赂犯罪辩护律师广州职务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广州毒品伪劣商品刑事辩护律师广州专注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律师广州故意伤害刑事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广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专业律师广州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专业律师广州抢劫强奸杀人非法拘禁律师广州专门处理重大刑事案件律师广州贪污受贿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故意伤害犯罪辩护律师广州专业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州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律师广州合同诈骗经济犯罪专业律师广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辩护律师广州专门打刑事诉讼官司的律师广州刑事案件诉讼在线咨询律师广州专业职务犯罪案件刑事律师广州非法经营案件辩护律师广州职务侵占犯罪辩护律师广州重大疑难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广州重大刑事案件辩护专业律师广州专业经济犯罪案件辩护律师广州一般刑事案件收费标准律师广州信用卡诈骗罪刑事辩护律师广州重大复杂疑难刑事案件律师广州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律师广州刑事辩护与受害人索赔律师广州诈骗罪非法集资罪辩护律师广州刑事重大疑难案件辩护律师广州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广州专门处理高检察院抗诉律师广州过失危害公共安全罪辩护律师广州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辩护律师广州贪污受贿等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广州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刑事律师广州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辩护律师广州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罪辩护律师广州协助组织卖淫容留卖淫罪律师广州诈骗犯罪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广州贩卖运输毒品犯罪辩护律师